精彩小说尽在磐石文学网!

小说首页 分类书库 手机阅读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首页> 小说库> 短篇小说> 无敌魔剑 > 第六回 你狠,但是我敢赌

第六回 你狠,但是我敢赌

名剑 2019-04-11 13:25:21
    张凯枫缓步走来,拖着手中长剑在雪上滑行,那名杀手忽然感觉到他自己在害怕,居然不敢看张凯枫的眼睛,那是冷得让人魂魄都会冻结的冷光。 “怎么可能,我怎么可能会被一个后辈的眸光冷射害怕。”那名杀手不有生出怒意,更是催化了他的杀意。 “去死吧!”那名杀手嘶吼,冲上前去。 “哼,多谢你的激化,让我彻底进入魔心变一层。”张凯枫凛然无惧也跟着冲了上去。 那名杀手提起杀招扑出,掌风飒飒如猛虎出笼,一击便是劲风如刀扫过,张凯枫长剑一扫,如同蛟龙出海,翻腾中尽显冷剑本色。 深夜中,剑光闪烁如电,张凯枫持剑行云流水,配合着凤舞十击,剑招开始有了变化,招式越发凌厉,剑上香吐着寒光。 此时的张凯枫灵台明镜,挥剑如风,步步进退有据,严守自己的空门,一年来的修炼,虽然他的招式已经十分的熟记,但是实战经验十分有限,而今有了这等机会让他眼界大开。 “就让你尝尝我炼铁手的厉害。”杀手已经觉察到张凯枫的变化,那是练武之人梦寐以求的顿悟,眼见张凯枫的剑法凝聚。这是剑势,一旦形成张凯枫的剑势他就无法压制,心知必须打破那种境界。 只见其怒喝,双手同运,其双掌竟然泛起微微的红气来,那正是步入炼精化气的征兆,已经可以内息化气伤人了,只不过此人尚未到达,但是他的内息修炼似乎已经达至顶峰,虽然不能放出伤人,威力也很可怕,隐隐由能够突破到炼精化气的境界,只不过此人需要一个契机罢了。 张凯枫眼睛一缩,凤舞十击一踏而出,向一侧避过去,但是面临那一掌他没有选择退避,内息转运,一剑挥斩而去,直樱那泛着红光的掌光。 “当!” 火光迸射,张凯枫的长剑顿时被击断成两半,而另一掌已经逼过来,泛着红光的掌势来袭,顿时,一股热气扑面而来。 张凯枫顿感面色炽热,当即不敢大意,当下心头凛然,自然知道不能以己之短功敌之长,当即运起凤舞十击,顿该剑招。他本身快速后退,手中断剑飞快挥舞,快剑连使,不断的与那泛红的掌势相交。 张凯枫以凤舞十击游走,身法如鬼魅,不在掩饰自己的武功完全展示出来,手中的断剑不断的与那炼铁手交击,火星不断,那泛红的双掌高温,让断剑缺口不断。 “喝!” 忽然,杀手一声怒喝,脚下崩裂,白雪纷飞,一下子白雪遮目,在张凯枫不敢轻举妄动之际,异变突起,升腾而起的白雪中冒出一阵白色的蒸汽冲着他而来。 “不好!”张凯枫吃惊。 而这时,一张泛红的双掌冲了出来,张凯枫已经来不及做任何动作,只能快速的横剑身前,而这时,那双掌也拍到。 “当!” 雄浑的掌势当即击中断剑,断剑顷刻之间,断剑上咔咂起来,寸寸断裂,掌势瞬间轰在张凯枫胸口处,顿时张凯枫如断线风筝般倒飞出去。 口中吐出鲜血,眼见那道充满杀气的身影冲过来,当即抛弃手中的剑柄,袖口中飞出一道碧色的剑柄来,当即,挥起剑柄而下。 “嗯!” 那名杀手惊诧之间,他看不到剑身,但还一股莫名的的危险来到,他想也不想的双掌抬起挡在身前,正面迎接下张凯枫的剑锋。 “当!” 火星飞溅而出,张凯枫落地,正式拔出家传之剑“含光剑”,双掌上的长剑目之不可视,但是那名杀手真切的感受到冷冽的剑锋,让他心惊不已。 火光之下,张凯枫手中的含光剑剑身若隐若现,上面沾着鲜血,那名杀手终于见到刚出伤到他的剑,若隐若现的剑身上让他感到了威胁。 “当世神兵我虽然所见不多,但是如此奇特的神兵究竟是什么。”那名杀手的手掌颤抖,一道血痕上流血,正是被含光剑所伤。 “嘿嘿,此剑在这世出现,定当这世名传武林。”张凯枫冷笑,之前一直没有使用含光剑,其目的自然是消耗对方的内力,而今两人功力消耗的差不多了,而今当是神兵骋威的时候了。 “不愿说吗?正好我缺少一柄称手的神兵,你死后它将归我了。”那名杀手冷笑,他的双手套上一双铁制的手套。 “你以为就这么个破烂手套,可以挡得住我剑。” “长时间或许不能,但是只要在短时间内杀掉你何愁不可。” “你做不到,如今该是让你见识我之剑道了。” “正好领教了!” 话语一落,那名杀手双拳一动,寒光闪动之间,他整个人已经飞掠出去,含光剑荡出悠悠寒光,带上铁制手套的杀手冷光闪烁,双手腾杀而出,招式更见冷杀,比之先前更加的简洁这是杀手的杀人之道,干练中透发着令人窒息的杀气。 但是随着两人交战下去,那名杀手突然发现张凯枫的剑术较之先前更大有突破的样子,特别是那把含光剑神出鬼没的样子,严防死守住自己的空门,而且还能反击。 到了这一刻,就算再傻的人也知道了,张凯枫明明是用他来练剑的,刚才的语言刺激张凯枫反而让他的心境得到突破,想到这一点,那名杀手脸上不由闪现出狰狞的杀意。 仿佛觉察到对方心绪的变化,张凯枫嘴角忽然浮起莫名的嘲讽笑意,要不是那名杀手急于求成,刺激他突破到魔心变,让他灵觉提升,如今怎么可能如此变化。 看到张凯枫充满嘲讽的笑意,那名杀手一声长啸,一拳轰杀过来。身子微微一侧,那气势汹汹的重拳顷刻落空,而张凯枫已经迈步走出去,一剑横切朝着杀手的喉咙而去。 冷锋扑面,长剑看似行进很慢,但是重拳带起的惯Xing已经将杀手的身形打乱,跟着拳头前行,另一只拳头却也来不及出手,只见其腰身弯下来,长剑将其的一缕发丝切下,避过杀剑,反身再次轰出一拳。 然而,张凯枫背着身形,仿佛不在意身后来袭的拳头一般,反剑一握,剑柄的一端剑身消失,而另一端的剑身悄然出现,头也不回的一记刺剑刺出去。 “叮!” 剑尖刺中拳套,张凯枫借力撤步,飘到数丈外,渐渐的飘入树林,没有选择在空旷的地方战斗,眸子望着那名杀手,嘴角始终保持着那笑意负剑在后。 看着拳套没有因此而遭到破坏,那名杀手信心更足,依他估计,就算张凯枫手握神兵利器想要破掉他的精铁手套一时半会儿也做不到。 “哪里走!”举拳猛追,拳掌刹那间变幻,拳掌透发劲风,树林中一些枝叶都被拳掌轰断。 张凯枫握剑,以轻灵的剑势游走,神出鬼没的凤舞十击,道道身影环绕而出,不与之正面对抗,含光剑卸力,继而劈斩或是掠剑,不会一时近身交战。 寒风呼呼,如泣如怨,张凯枫迎风出剑,心胸渐渐放开,剑为何,当是杀人,武为何,当是杀人,读圣贤书多年,他只是从书面上得到片面的东西。 “魔锋赦!” 低低的轻喝,张凯枫终于使出魔剑道的剑招,脚步一定,长剑笔直刺出,一身白衣鼓荡,飘扬而来的白雪与他一同起舞,空气刹那间寒冷数倍。 那名听见张凯枫轻喝,诧异了一下,虽然他从未见到过张凯枫的招式,如今终于施展出来,但他怡然不惧,一个毛头小子在这偏僻的对方能有什么绝世功法,只要这小子不在逃他就将之击毙。 思绪言定,内元再提,炼铁手接连拍出雄沉的拳掌之势,冲天而起的拳掌之势声势浩大,如洪水猛兽一般张开獠牙,将要香噬猎物,想要将张凯枫的退路完全封闭。 张凯枫面对如此雄浑之招顿感压力铺天盖地的从四面八方而来,但是,张凯枫出招却没有想过退避,与剑一起行进,剑招既出哪有退避之理,长剑行走如虹,掌剑交击,漫天白雪都翻滚上来彻底淹没了两道身影。 “不对,他难道没有逃走的打算吗?”那名杀手醒悟过来,拳掌猛然一缩打算以最强势的一击杀掉张凯枫。 拳掌之势一收,压力不减反增,那是可怕的一击,凝聚于一点,论内力张凯枫完全不及,但是张凯枫灵觉敏锐的感觉到那名杀手的破绽乍现。 张凯枫的长剑在与那杀手的右拳碰撞之后,居然脱手而出,飞过到名杀手的身旁,让那名杀手神色一怔,忽闻两字清晰的在他耳边响起。 “凤廻” 张凯枫的身体在临那雄浑的拳头的时候,他的脚步率先迈出去,越过那名杀手的身前接住飞出去的长剑,与剑同步,快不及眼的一剑斜斩而下。 强行逆转真元,那名杀手不愧是久经生死的杀手,电光石火之间生生的止住了身形,那名杀手扭转身躯,单脚独立,由拳头转动身体,带着呼呼冷气的拳头生猛的的朝着张凯枫的左脑勺砸过来。 势大力沉的拳头吹飞张凯枫的发丝,若是被砸到,非得将他的左脑勺削下来不可,两人之招几乎同时来到对方要害之地,玉石俱焚之招,看谁更狠。 “玉石俱焚,呵!你没有机会!” 张凯枫冷笑,他的身形一转侧开,由后背硬生生抗下那一拳,倒飞出去的时候,手中的长剑笔直飞出,直接穿透那名杀手的胸膛。 一时间,雪地陷入了寂静。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下一章

章节 X

第一回 此别何期,声声叹第二回 魔剑道第三回 莫名杀机第四回 激斗第五回 唯有心冷了,剑才能更冷第六回 你狠,但是我敢赌第七回 才俊榜第八回 南山南山,终离南山第九回 既然有仇,当然要杀第十回 武林圣物第十一回 猎人?还是猎物(上)第十二回 猎人?还是猎物(下)第十三回 你太弱了第十四回 乞丐也有尊严第十五回 他们没有我帅第十六回 一姐霸气第十七回 功成,炼精化气第十八回 如魔似神第十九回 群狼环伺第二十回 此路是我开,此树是我栽

设置 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 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