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磐石文学网!

小说首页 分类书库 手机阅读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首页> 小说库> 短篇小说> 无敌魔剑 > 第八回 南山南山,终离南山

第八回 南山南山,终离南山

名剑 2019-04-11 13:25:21
    返回到家中的张凯枫思来想去,还是决定离开这里,他的伤势已经好得七七八八了,今日打听到的消息中,可以确定杨飞宏必然是派出杀手来杀他。 南山镇终于还是待不下去了,他不想牵连到自己身边的人,简单的收拾了东西后,院前的门被打开,来人正是金牛。 他知道张凯枫要走了,所以提着两坛酒喝一些饭菜过来:“凯枫出来喝两杯!” 张凯枫走了出来,取出碗筷来,道:“你小子将你父亲的好酒拿来了,回去不怕你父亲打死你啊。”、 金牛闷了一口酒,捻起几粒花生往嘴里送,笑呵呵的说道:“嘿嘿,怕什么,我爹好酒多得是,还怕他没有酒喝吗?” “就你豁达!”张凯枫笑着。 两人坐在房中,看着外面的白雪,金牛喃喃的说起来:“要是倾雪还在多好啊,我们三人又可以喝酒了,我怀念倾雪做的菜了。” “别多想了,我会去找她,等我找到了她就回来找你。”张凯枫安慰金牛。 他没有说出关于杀手的事情,这几个月的休养他没有见到金牛,所以金牛也不知道他遭到杀手袭杀的事情,毕竟他不想让金牛发觉倾雪变了。 “多久回来!”金牛问道。 “我也不知道,在我还回不来的时候,麻烦你帮我扫一下我母亲的墓了。”张凯枫说道。 “你放心,张阿姨待我亲生儿子一般,她的墓我一定会去扫!”金牛回答,想了一会儿,道:“要不我也出去闯江湖算了。” “你要是出去了,你家的哪一亩三分地谁来接啊,你爹肯定不答应。”张凯枫看着眼前的家伙,面红耳赤的,知道这家伙喝高了,笑骂道:“再说了,就算你爹肯答应,以你这肥嘟嘟的身材吃得苦吗?” 金牛这家伙想了想,叹了口气,道:“还真是,看来我还得窝在这里收着一亩三分地咯。” “哈哈!!你也就适合当个地主,那天我在江湖上混不上了,就回来投靠你得了。” “对对!!我这一亩三分地就等着你回来开垦了。” 坐在屋内,两人喝到了很晚,金牛喝伶仃大醉,醉成一摊烂泥一般,嘴里还念叨着倾雪,张凯枫看着好友叹了口气,喃喃自语:“金牛,我不知道倾雪究竟怎么了,为何画着我的画像会出现在前来杀我的杀手手中,就算她不喜欢我,难道一点旧情也不念,就这么想杀了我,难道我的存在就是她的污点吗?” 张凯枫眼里的忧愁不比金牛少,只是不想让好友因此而难过,不久后,鼾声响起来,摇头一笑,心里想到,就算此生与倾雪无缘,有你一个挚友足以。 “凯枫在吗?”就在这时,门外响起一声声音。 张凯枫急忙走出去,来人是一名中年男子,披着厚厚的外衣,他看起来有些苍老了,男子肥嘟嘟的,八字一憋的胡子,相貌与金牛一般,正是金牛的父亲金正,他带着家里的伙计来找金牛了,在张凯枫懂事起,金牛的父亲对他们母子一直多有辐照,他能够读书识字都是金家帮忙,否则他们母子也不可能度过艰难的日子,他母亲去世的时候都是金家在帮忙。 “金叔叔外面风寒大,快些里面坐。”张凯枫上前搀扶。 走进屋子,看到金牛如同一摊烂泥一般,鼾声震天的金叔叔摇头一笑:“给你添麻烦了。” “金叔叔哪里的话,金牛是我的朋友,哪有什么麻烦。”张凯枫挑了挑盆里的火炭,让火炭变得炽热些。 “金牛知道你要离开,他也吵着出去,说什么闯荡江湖。”屋里变暖了些,金牛的父亲坐在金牛一边,眼里尽是慈爱之色,叹道:“可是我不放心他去走那凶险的武林江湖,我就这么一个儿子,金家的香火就靠他了。” “金叔叔思虑远见,金牛他会理解的。”张凯枫从火炭上酒坛倒出一杯热酒递给金牛的父亲。 饮了一口热酒,金牛的父亲脸色红润些,道:“年轻人嘛?有梦想是好事,不过过那些打打杀杀的日子,终究不是长久之计。” “我明白,但是我想去找哪个混蛋,问他为什么他一走就是十几年,让我母亲等了他这么久,最后母亲走的时候他都没有出现。”张凯枫恨恨的说道。 “凯枫,不可这般说你的父亲,也许你父亲也有不得已的苦衷。”金牛的父亲回忆,道:“当年你父亲刚到这里的时候,他带着你的母亲前来,他为人和善,很快与镇子里的人打成一片。” “您见过我父.....那个混蛋。”张凯枫抬头问道。 金牛的父亲脸上浮现出些笑容,道:“当然,我那时候就看不惯他老是一副好人的样子,老子就带人去找他单挑了。” “当然了,结果毫无意外我们一败涂地,是你父亲手下留情了,我们算是不打不相识了。” “..........” 不久后,金牛的父亲带着金牛离开了。 张凯枫也喝得昏昏沉沉的,从金牛的父亲口中得知不少关于他父亲的事情,不过他稍微的运功便清醒很多了,接下来的时间里张凯枫便一直修炼起来。 直到深夜的时候,张凯枫从修炼中苏醒过来,离开屋子,来到院子中,在石桌地下挖出一把剑来,这把剑是他父亲年轻的时候使用的,他离开的时候就埋在这里,而今张凯枫出去自然会带走。 …… 次日,清晨,冬天,张凯枫一身白色布衣外穿着另一件外衣,站在一处低矮的山上,在他面前是一座坟墓,墓碑上写着张氏两个大字,其余的没有什么字迹了,很单调的墓地,孤零零的,唯独一株白梅花在一边陪伴着。 白梅花是张凯枫母亲最喜欢的花了,原本是在他家院子里的,母亲每天冬天都会在白梅花下站上一个时辰。张凯枫知道母亲在想父亲了,在他母亲去世后他从院子里移出来,种到这里陪伴着母亲。 坟墓已经被他扫得很干净了,坐在墓前,张凯枫与他母亲谈话:“母亲,凯枫要走了,凯枫要出远门,很长时间都不能给母亲扫墓了。” “我知道母亲一直不放心我出去外面闯荡,但是孩儿如今长大了,有些事情孩儿想去弄个明白。” “以前母亲总说凯枫不懂,但是在凯枫心里,那个混蛋欠您的,孩儿一定要让他说个明白,凯枫不求那个混蛋什么,只想让他来看看您。” “母亲不喜欢凯枫骂那个混蛋,但是凯枫就算见到他我也会骂他,这么多年他把您丢在这里一走了之,他这算什么,一个男人该承担的他都没有做到,凯枫不会原谅他的。” “这个话题放一边吧!倾雪,娘您一定还记得她吧。” “倾雪她成了武林名人咯,以前母亲您总让我珍惜,但是现在孩儿也不知道该怎么做,我跟她的身份终究差得太多了,人心难测,凯枫也不敢保证倾雪没有变,但是,凯枫向您保证我不会退缩,孩儿一定会去问个明白。” “时间不早了,孩儿该走了,母亲您要保重,孩儿一定会回来,到时候我会把那个混蛋也带到您的面前。” 朝霞洒落在山上,张凯枫带着行囊,提着长剑,离开了生长的南山镇,从此,历史的巨轮开始转动,传说从这里开始了。 张凯枫没有行走在大道上,而是在山间的小道上行走,他一边是在山中修行,一边是猎杀一些野兽,想到城里换些钱银。 夜里,张凯枫生起了火推,火推上烤着一只野鸡,发出嗤嗤的声音,滴下油脂,飘出诱人的香味。 张凯枫撕下一只后腿吃起来,他出来已经有数日之久,一直都在山中修炼,雪天里他都在修炼。 从怀中取出魔剑道的书籍,张凯枫一边吃东西,一边专研这魔剑道的剑法,时而皱眉,时而舒缓,不知不觉火架上烤鸡已经吃去大半了。 “杀了他们!”忽然,数道喊杀声响起。 “不要让他们跑了,快追!” 张凯枫皱眉,但是也没有起身的打算,收起了魔剑道,继续在火推边烤火。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下一章

章节 X

第一回 此别何期,声声叹第二回 魔剑道第三回 莫名杀机第四回 激斗第五回 唯有心冷了,剑才能更冷第六回 你狠,但是我敢赌第七回 才俊榜第八回 南山南山,终离南山第九回 既然有仇,当然要杀第十回 武林圣物第十一回 猎人?还是猎物(上)第十二回 猎人?还是猎物(下)第十三回 你太弱了第十四回 乞丐也有尊严第十五回 他们没有我帅第十六回 一姐霸气第十七回 功成,炼精化气第十八回 如魔似神第十九回 群狼环伺第二十回 此路是我开,此树是我栽

设置 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 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