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磐石文学网!

小说首页 分类书库 手机阅读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首页> 小说库> 玄幻小说> 花木兰的悲剧人生 > 第六章:师徒情

第六章:师徒情

liuxiusen 2019-04-11 16:09:48
    散场后,司马方宣依然沉浸地兴奋中。张义兴觉得他千里迢迢来到营廓镇,真是一段奇缘,想起花弧以前曾向他说过在木兰山学艺的事,猜想他就是花弧当年的师父,便向他询问起当时的事。司马方宣想起当年,十分兴奋,滔滔不绝地向张义兴说起了他与花弧的师徒深情。最后遗憾地说:“唉呀,我也真是!本来,我出来就是找他的,没想到他竟是这镇上的人!……其实,他也曾对我说过他的村名叫营廓镇,可我竟给忘了。唉!我这记性啊……” 张义兴听了,哈哈地笑了起来。 司马方宣接着说:“为感谢乡亲们的情谊,这些时我只顾一门心思扑在传艺上,却没有把我寻找花弧的事告诉你们。哪里能想到竟是这么巧啊……” 张义兴高兴地说:“那是因为高师与营廓镇武馆有这种缘份,才让高师忘了!” 司马方宣向四周瞅了瞅,不见了木兰,问张义兴:“木兰呢?” 张义兴说:“你向她许诺让她参加童子班,她喜得不知怎样才好。八万是回家向她娘报喜去了。” 司马方宣果断地说:“走,你领我到她家去,我去见见木兰她娘。”张义兴满副兴致地领他去了。 来到木兰家门口,张义兴一进门就喜不自胜地向里面喊:“弟妹在家吗?” “在家哩。”好客的木兰娘在屋里答应一声,立刻迎了出来。“谁呀?” 张义兴高兴地说:“是我。弟妹,你看,我给你家领来个尊贵的客人!” 木兰娘走出屋来,见武术高师马方宣跟张义兴一同光临,实在出乎意料,热情地说:“哎哟!是张大哥和高师来了!”拘谨地向司马方宣说,“高师,请进屋里喝茶。” 司马方宣说了声:“不必客气。”便和张义兴一起进屋。张义兴指着司马方宣,卖着关子问木兰娘:“弟妹,你知道这位高师是谁吗?” 木兰娘有些诧异:“这不是司马高师吗?没想到高师不嫌寒卑,光临寒舍。” “哈哈哈……”张义兴抑制不住心里的高兴,大笑着向木兰娘说:“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啊!”他并没急着把老人和花弧的师徒关系告诉木兰娘,又问:“木兰哩?” “刚从外边回来,我让她到西厢房读书去了。我唤她来。”木兰娘说罢便向外唤道,“木兰,你张大爷和高师来了。” 木兰欢快地答应一声,从西屋里跑了出来。来到张义兴和司马方宣面前,连忙施礼:“张大爷,高师!”欢喜地笑了一笑,立刻走到桌前,提起茶壶为两人倒茶。 司马方宣望着木兰,由衷地称赞道:“好懂事的孩子!”接着又问,“在读什么书呀?” 木兰高兴地答:“《论语》。我娘教的。” 司马方宣满意地点了点头:“嗯。好!”转向木兰娘说:“我是从木兰山来的。花弧不是曾到木兰山学过艺吗?” 木兰娘听了,惊异地望着老人,一边回答:“是的,那是他年轻的时候。”一边猜测老人与花弧的关系。 “啊,这就对了。”司马方宣说,“他出师回家来的时候,我赠给他的那棵木兰树还在吗?” 木兰娘忽然想起丈夫花弧曾向她说的他们的师父深情地赠他木兰树的事,十分惊喜:“啊呀!莫非老人家就是她爹的师父?” 司马方宣拂髯笑了起来:“嘿嘿!是啊,是啊。花弧是我最心爱的弟子。” 木兰娘慌的什么似的,连忙施礼:“不知师父到了,徒媳多有怠慢!”纳头便拜,并命令木兰,“木兰,原来是你师爷到了,快向你师爷见礼!” 小木兰吃惊地望着司马方宣。她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崇拜的高师竟是父亲的师父,不敢怠慢,趴下就给司马方宣叩头,激动地叫了一声:“师爷!” 司马方宣乐得什么似的,连忙去拦小木兰:“哎哟哟!罢了,罢了。”伸手将已经跪在地上的木兰拉起揽在身边,招呼花母说,“徒媳,不必多礼。快起来,快起来!” 木兰娘站了起来,说:“师父赠给她爹的那棵木兰树,被栽在了后院,现在已成了枝繁叶茂的大树了。” 司马方宣听了十分欢喜。那不是一棵普通的树,是他与花弧师徒深情的见证。老人迫不及待地说:“好,带我去看!” 花母和木兰领司马方宣来到后院,张义兴高兴地陪老人一起去了。司马方宣一望见那棵碗口粗的木兰树,便激动得难以自抑,走上去抱住了树身,两眼仔细地上下望着,轻轻用手抚摸着,感叹说:“呀,真是‘光阴催人老,时光抚树荣’啊!十几年过去,木兰树已经成材!老夫却是老了……” 张义兴连忙说:“高师并不老,和年轻人一样!” 司马方宣摆摆头说:“老了,老了!”接着便感慨地向他们说起了自己的身世:“我原河南温县人氏,自幼随父亲学得了武艺,后来在陈后主(陈叔宝)殿前做亲侍,因暗中搭救一位受奸臣陷害而被判成死刑的清官越狱,被陈后主降旨捉拿,逃到湖北木兰山中隐居。老夫深知了世态的炎凉,从此发誓再不出仕。恰在这时,一位朋友引荐花弧前去投师学艺,我见花弧生得一副英雄气概,且学艺心诚,就收下了他。我传授认真,他学练刻苦,只三年时间,他就出师了。他向我说,他早已由父母作主定下了婚事,双亲嘱他三年后回家成亲,他不敢违背父母之命。我虽对他钟爱,想留他在山上替我执掌门户,但却不肯误了他的终身。临别之时,我亲手刨下一棵木兰树苗儿,送给他作为纪念,对他说,这是木兰山中一种独特的根生木兰,只长枝叶不开花。若要此树开花,除非栽树人有天大的福分。此树开花之日,就是栽树人洪福临门之时啊……” 张义兴感到惊奇:“啊!原来如此。” 司马方宣接着说:“其实,这种木兰树开不开花,我也不知道。我是听山上的老人说的。” 张义兴激动起来:“不想竟让高师言中了。这木兰树开花时,确实给他们花家带来了大喜事!”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下一章

章节 X

第一章:有眼不识金镶玉第二章:高人亮艺第三章:犟姑娘第四章:初露锋芒第五章:许诺第六章:师徒情第七章:奇树缘第八章:意外第九章:突厥败北第十章:花弧荣归第十一章:百姓遭劫第十二章:惩恶第十三章:徐威显惶惶不安第十四章:密室授计第十五章:训子第十六章:司马秘笈第十七章:花弧中计第十八章:山中奇缘第十九章:平地风波第二十章:对簿公堂

设置 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 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