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磐石文学网!

小说首页 分类书库 手机阅读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首页> 小说库> 玄幻小说> 花木兰的悲剧人生 > 第七章:奇树缘

第七章:奇树缘

liuxiusen 2019-04-11 16:09:48
    司马方宣不知那棵木兰树给花家带来了什么喜事,诧异地问:“真的?” “可不是真的吗?”张义兴兴冲冲的,接着便说了当年发生的巧事,“高师哪里知道,花弧夫妻俩完婚后,多年中对这棵木兰树辛勤照料,盼它长大开花,却一直不见它含苞。花弧于心不甘,就请来几个有名的花匠。花匠们各施其技,个个使尽全身解数,结果心血都全部付于东流。他们夫妻以为没高师说的那种福分。不想那年春天,这木兰树突然生苞,开出白色的花朵来。” “噢?”司马方宣感到惊奇。 张义兴接着说:“一时呀,全镇的人争着跑来观看,都说花家该福气降临了。说来也巧,就在这木兰开花的时候,你徒媳临盆,生下了一个女儿,就是这个木兰哪!” 司马方宣一听,止不住欢喜:“这倒真是奇了!” 木兰娘想起当年的事,心里高兴,笑着说:“因为女儿在木兰开花时出生,她爹便给她起名叫木兰。” 一直在仔细听他们说话的木兰这才知道自己名字的来历。 司马方宣喜不自胜,激动地说:“这真是一段奇巧的故事!其实,这种树到底开不开花,我真的闹不清,当时我向花弧说那话,只是希望他以后能多遇吉祥之事。”他不由得感叹,“啊,人生的福祸虽不是天定,但这也实在太巧合了!” 张义兴激动地说:“听高师这么一说,我倒觉得,木兰不是一般的孩子,说不定以后真的能成为女英雄哩!哈哈哈……” 木兰听着张义兴这话,像是受到了鼓舞,不由自主地挺了挺胸脯。 木兰娘自卑地说:“看他张大爷说的!寒门之女,哪里会成什么女英雄啊!” 司马方宣问木兰娘:“徒媳和花弧就这一个孩子吗?” 木兰娘说:“后来又有一个儿子,名唤木棣。他出去玩耍去了。” 司马方宣抚慰地说:“好。徒媳,你和花弧儿女双全,真是好命啊!” 木兰娘一礼:“谢师父!” 司马方宣感慨地说:“徒媳呀,今天到你家来这一趟,直叫我高兴!”说罢又问木兰娘:“木兰从外边回来,向你说什么没有?” “没有呀,”木兰娘诧异,“师父,有什么事?” 张义兴问木兰:“你司马爷爷向你许诺的事,你没对你娘说?” “我……”木兰想回答“我哪敢呢”,又怕惹母亲不快,望了一眼母亲,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 “这孩子!”张义兴笑着向司马方宣说,“她是断定你老要来的。这孩子太聪明了!” “啊!既然如此,我就向徒媳说一件重要的事情。”司马方宣说。 “师父有何吩咐?”木兰娘问。 司马方宣认真地说:“你家木兰生性聪慧,酷爱武艺,执著用功,她只在场外看,武艺就学得比童子班里的孩子还好。既然她有这种天赋,就让他到童子班学武去吧!” 木兰娘唉了一声:“唉!师父,不是我不让她去。女孩子家,学武有什么用呢?” 司马方宣不以为然:“呃!话可不能这样说。你知道商朝时有个妇好吗?她也是个女子,可是有史以来第一位军事女统帅呢!她不仅能够率领军队东征西讨,为商朝拓展疆土,而且还主持着商王武丁朝的各种祭祀活动呢。” “知道,知道。”木兰娘说,“妇好是皇后呢,功劳赫赫,青史有名,是自古以来第一位女贤人。可……咱们怎能和古贤比呢?” “古贤也不是天定的。”司马方宣说,“也是后天习成的。没听说‘将相出寒门’的话吗?……以后的世道不知会变到哪里去。木兰天生奇才,定会有大用。自古英雄出少年,可不要误了孩子哟!让她到童子班去吧。这个家儿,就让老夫为你们当了吧?” 木兰娘一听,不好违背,说:“多谢师父好意!可……她爹不在家,我……” “啊!哈哈哈哈……”张义兴明白地笑了,“弟妹真是贤良!以为我花弧贤弟不在家,这个家你不好当是不是?弟妹多虑了。常言说‘一日为师,终生为父’。司马高师既然是花弧贤弟的师父,也就和他的父亲一样。我贤弟不在家,这个家,司马高师当得的!” 木兰听了,连忙走到母亲身边,拽住母亲的胳膊摇着恳求:“娘,张大爷说的对。由司马爷爷作主,我爹不会怪罪的。你就答应了吧!” 木兰娘不好再说什么,只好说:“好好好。”又向司马方宣道谢说,“师父,实在让你老人家费心了!” 司马方宣和张义兴见木兰娘答应了下来,抑制不住欢喜,大笑起来:“哈哈哈……” 木兰激动地跑向司马方宣和张义兴:“谢谢爷爷!谢谢张大伯!” 张义兴望着木兰,风趣地说:“木兰哪,你是天命木兰开花而生的,木兰树又是你司马爷爷赠给你爹的。你和你司马爷爷的缘份可是不浅啊!以后,你要学个文武双全,像那棵木兰树一样枝繁叶茂,不要辜负你司马爷爷的期望噢!” 木兰毅然地深深点了几下头。 司马方宣又关心地问花弧是否曾给家里捎信来,然后和木兰娘拉了一会儿家长,便要告辞。木兰激动地向母亲说:“娘,我去送爷爷和张大伯。”木兰娘高兴地说:“去吧!去吧!”木兰欢欢喜喜地扯着司马方宣的手,去了童子班。 从此,木兰便成了营廓镇武馆童子班里第一个女孩子,和男孩子一起学武。司马方宣对木兰喜爱有加,精心指教,白天在武馆教她,晚上便到她家给她“吃小锅饭”。木兰仍是那股犟脾气,司马方宣不在时,她就一个人练,天天晚上在后院的木兰树下练到很晚,直到母亲唤她时才去睡觉。很快,她的武艺在童子班里就无人能比了。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下一章

章节 X

第一章:有眼不识金镶玉第二章:高人亮艺第三章:犟姑娘第四章:初露锋芒第五章:许诺第六章:师徒情第七章:奇树缘第八章:意外第九章:突厥败北第十章:花弧荣归第十一章:百姓遭劫第十二章:惩恶第十三章:徐威显惶惶不安第十四章:密室授计第十五章:训子第十六章:司马秘笈第十七章:花弧中计第十八章:山中奇缘第十九章:平地风波第二十章:对簿公堂

设置 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 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