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磐石文学网!

小说首页 分类书库 手机阅读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首页> 小说库> 玄幻小说> 花木兰的悲剧人生 > 第九章:突厥败北

第九章:突厥败北

liuxiusen 2019-04-11 16:09:48
    话分两头。且说隋朝疆域北面,善于骑射的突厥壮大起来。突厥王觊觎中原,近几年不断侵犯隋朝的北边境,有一个时期曾突然突破隋朝防线,从燕山地区大举南进,深入隋朝境内,继续南侵,一度进入河北、山东等地,欲夺中原。隋文帝降旨全国募兵,贺璋为帅,抗击来敌。贺璋熟知兵法,精心用兵,一举将突厥赶出国门,两军进入相持阶段。突厥王贼心不死,企图卷土重来,隋军在边境布下坚固防线,双方互有攻守,因力量匹敌,各有胜败,但突厥王一直不放弃侵吞中原的野心,隋朝边境的战争断断续续,一直没有终止。木兰的父亲花弧应征入伍后,杀敌中凭着自己的武艺和韬略疆场立功,成了元帅贺璋信任的将军。贺璋任用贤才,隋军经过八年征战,逐渐削弱了突厥的力量。突厥王仍然不服,举全国之兵与隋军决战,双方经过殊死拼杀,各自伤亡惨重,但仍然难决雌雄。隋军元帅贺璋巧妙用兵,自己率主力正面与敌人纠缠,暗中命花弧和赵杰两员大将各率一支劲旅从两翼秘密向敌方迂回,最后对敌人形成了包抄之势,三面夹击,大出突厥意外。突厥应接不暇,结果大败。突厥王没想到这一下兵败如山倒,很快溃不成军。隋军猛势不减,突厥王眼看要全军覆没,不得不下令全线撤退。结果在隋军强势逼迫下,撤退变成了败逃,突厥王无法控制。隋军组织人马对突厥王包围。突厥王见势不好,一面命人向大将多尔木传令在前面布设埋伏,阻击隋兵,一面在一群将领的护卫下杀出一条血路,逃出重围。隋军随后追赶。幸亏将士死力保护,突厥王和将士一起仓黄奔逃,遇到了大将里木哈达率兵接应,才得脱险。 突厥王和一行人马快速转过一个山头,到了安全地带。这时,多尔木赶了过来。突厥王急忙问多尔木:“伏兵设好了吗?” 多尔木下马回奏道:“设好了,陛下。负责接应的里木哈达将军见陛下已经脱险,也迅速让将士隐蔽在了几片洼地的草丛和树丛中。隋军倘若继续追赶,定会让他们吃大亏的。但……整个战局要想扭转,只怕不易。” 突厥王见自己的战马浑身汗湿,身边的将士也在仓皇奔逃中盔歪甲斜,狼狈不堪,便说:“我们就在这里停下来,等待消息。如果隋军追过来,里木哈达与他们接上仗,我们就迅速绕到隋军的背后,抄他们的后路。” 他们在一片石滩旁下马,两个小卒扶突厥王在一块大石上坐下。 突厥王想起今天的溃败,悔恨得捶胸顿足,无奈地狠狠用手拍了一下膝盖:“嗨!孤王举兵伐隋,欲夺中原,前后与隋军鏖战了八年,怎奈最后却仍是彻底失败……怎不叫孤王懊恼啊!” 多尔木见他十分沮丧,安慰他说:“胜败乃兵家常事,陛下不必懊丧。八年拼杀,隋军也曾被我军杀得一败涂地。我军也曾攻入隋朝腹地……我们现在的失败是暂时的,倘若稍得喘息,便可以再整兵马,与隋军以决胜负。” “我实在纳闷。”突厥王说,“这次我们眼看就要取得最后的胜利,没想到隋军的两支人马不知从哪里奇兵突出,将我军包围。那两支人马实在凶狠,竟然使我军瞬间溃不成军,战局急转直下……” 多尔木也愁思不解,说:“是啊,我也纳闷。不止这一次,以前也曾有过多次,隋军总能在万分危难中天赐转机,不但转危为安,而且反败为胜。可见,我军虽陛下亲自督率亦不能直捣中原,并非陛下不圣明,亦非将士不善战,而是隋朝气数未尽,天不该灭隋。” 突厥王恼恨地说:“既然天不灭隋,何生我沙纳尔可汗!” 军师礼沙纳智趋前说:“陛下不必懊恼。凭我突厥强大的实力,夺取中原不过是早晚之事。多尔木将军说的对,天时不到。陛下可暂时与隋朝休战。只要我们不坠灭隋之志,卧薪尝胆,暗中厉兵秣马,尔后再图中原,时犹未晚。臣已夜观天象,隋朝的气数离尽已经不远了!” 突厥王听了突然激动起来,猛地抓住了礼沙纳智的手:“真的吗?” 礼沙纳智自信地点着头说:“真的,陛下。” “陛下,”多尔木又说,“军师上知天文,下知地理,观星卜卦,十有十准,一定错不了的!” “陛下放心好了。”礼沙纳智更加自信起来,“臣以前夜观天象,没有不准的,这次岂能错了?多尔木将军言之有理。胜败乃兵家常事,陛下不必为此气恼。常言说‘谋事在人,成事在天’,中原虽好,但天时不到,不可硬取。凭陛下治国之圣明,定会迎来时机,灭隋朝而定中原!” 突厥王想起决战前礼沙纳智曾劝他说不是时候,不要轻举,但他却没理会,不由得有些后悔。他听了礼沙纳智这话,沉思片刻,眼中油然溢出盛气和不服:“好哇,既然如此,咱们就等待。突厥只要有我沙纳尔可汗在,不夺得中原,死不罢休!众爱卿深知我心,但望共尽忠心,多为孤王献计献策,保孤王以酬宏志。待夺得中原之日,朕一定对你们一个个重加封赏,与孤王共享荣华。” 众人一齐说道:“臣等定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这时,一匹探马从南面赶了过来,驰到跟前,侦探翻身下马。 突厥王迫不及待地问:“前方情况如何?” 侦探说:“启奏陛下,隋军怕他们的前方有我军埋伏,停止了追赶,但并没后撤,似乎在防备我军反扑。” 多尔木一听,说了一声:“贺璋太狡猾了!是否让小股队伍出击一下,诱他们上钩?” 军师礼沙纳智说:“隋军眼下士气正盛,还是谨慎为上。” 突厥王想了一想,对侦探说:“抓紧再探。隋军若有新的动向,立即来报。” “是,陛下。”侦探答应一声,飞马而去。 隋军元帅贺璋与部将花弧、赵杰会合后,驰马登上了一个高坡,然后勒住战马,向北遥望,见突厥兵马逃跑的身影渐渐湮没于远方薄薄的暮色中。贺璋惋惜地叹了一声:“突厥逃的真快,一会儿就不见了。可惜又一次让沙纳尔那老儿逃脱了!” 赵杰说:“元帅为何下停攻令,何不乘胜追击?” 贺璋摇了摇头:“前面山道崎岖,且天色已晚,要防备中了敌人的埋伏。” 花弧点点头,赞同说:“元帅用兵恰到好处。‘穷寇莫追’。” 贺璋对这次大胜感到欣慰,说:“八年鏖战,双方损失惨重。但我们还是保住了疆土。这次突厥王虽然逃得了性命,但他们几乎全军覆没。料他们今后不敢再轻意兴风作浪!”他望一眼花弧身上的血迹,关切地问:“花将军伤势如何?” 花弧笑了笑说:“没什么,元帅。回去疗养几日就会好的。” 贺璋歉疚地说:“将军带伤受命,本帅本于心不忍。但战机不可误,不得不让你受委屈。” 花弧说:“为将者,马革裹尸,又有何憾?值此决战,花弧早将生死置之度外。” 贺璋又问赵杰:“赵将军呢?” 赵杰回答说:“我更没事。花弧将军伤得比我重,恐怕得好好医治医治。” 贺璋感动地望着他们:“你们为国家舍生忘死,拼命杀敌,实让本帅感动!本帅一定为你们报功,奏明皇上,为你们讨封赏!” 花弧、赵杰在马上向贺璋一揖,异口同声说:“谢元帅恩典!为国报效,乃是我等之责。” 贺璋扭过身来说:“传令让将士原地休息待命,谨防敌人反扑。”赵杰立刻去让传令兵传令。 突厥王见已无可乘之机,只好下令北撤。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下一章

章节 X

第一章:有眼不识金镶玉第二章:高人亮艺第三章:犟姑娘第四章:初露锋芒第五章:许诺第六章:师徒情第七章:奇树缘第八章:意外第九章:突厥败北第十章:花弧荣归第十一章:百姓遭劫第十二章:惩恶第十三章:徐威显惶惶不安第十四章:密室授计第十五章:训子第十六章:司马秘笈第十七章:花弧中计第十八章:山中奇缘第十九章:平地风波第二十章:对簿公堂

设置 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 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