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磐石文学网!

小说首页 分类书库 手机阅读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首页> 小说库> 玄幻小说> 花木兰的悲剧人生 > 第十章:花弧荣归

第十章:花弧荣归

liuxiusen 2019-04-11 16:09:48
    突厥的这次惨败使突厥王的野心暂时收敛,不敢再南侵,双方战争告一段落。 隋军元帅贺璋令各部将将士的功劳认真统计,要对立功将士进行表彰。表彰前他又招集众将,命中军宣读了功劳簿后,对大家说:“众位将军,是否还有补充?”众将都说没有了。贺璋望着众人说:“好。既然没有遗漏,将照此表彰。之后本帅将写奏折上奏皇上,为众将军讨封赏。” 众将都欢喜地说:“谢元帅!” 这时候,营门守将忽然走进帐来,禀报贺璋,突厥王派使者到来。贺璋命突厥使者进见。众将立刻肃立两旁,帐房中的气氛严肃起来。 一会儿,突厥使者被带进帐来,一见贺璋便立即下跪:“叩见隋朝大元帅。奉我王沙纳尔可汗之旨,书呈大元帅亲览。” 中军接书呈予贺璋。贺璋接书,仔细观览,见是突厥王的求和书,不由得心中暗喜,但却不喜行于色,庄重地向突厥使者说:“你们的沙纳尔可汗终于恳请罢兵修好了。早知如此,何必当初?你回去禀告沙纳尔可汗,大隋朝一向愿与邻国修好,但也不怕侵犯。突厥若再敢犯我边境,我朝定将突厥踏平。和约细节,待来日双方派使节议签。回复去吧。”突厥使者急忙施礼:“谢大元帅。” 突厥使者走后,贺璋感慨地向众将说:“众位将军,八年抗战,如今胜败已见分晓。边关平定,全靠众将率部鼎力拼杀。全军上下同仇敌忾,众志成城,方有边关今日之平定啊。” 众将都感慨地说:“元帅运筹帷幄,身先士卒,实是我等表率!” 贺璋命摆酒庆贺。大家开怀畅饮,欢庆胜利,直到天晚。 花弧和赵杰的伤通过医治已经痊愈。边关平定,贺璋奏明朝廷,文帝降旨,准许请归的将士归里。 这天,花弧和赵杰一起向贺璋请求归里。贺璋眼望两人感慨万千,说:“想你们初来军阵时,是那样年轻。几年戎马,你们替本帅操劳,如今已是伤痕累累、白发入鬓了。本帅回朝,一定要为你们讨得应有的封赏。” 花弧感激地说:“元帅,花弧本是一介武夫,蒙元帅厚爱,才有用于国家。花弧自知不是为官之才,元帅能准末将解甲归田,末将就感激不尽了!” 赵杰也说:“花将军说的是。末将也是此意。” 贺璋郑重地说:“待本帅回朝奏明皇上后再说吧。文帝关于立功将士的安排的圣旨已下达到各州、郡。我命人为二位将军办一个立功凭证,你们带上回去,可先到所属郡府报到,郡府长官会将你们的军功对应圣旨安排待遇。” 一切手续办妥,花弧和赵杰一同辞别贺璋和同事们,一路同行,还归故里。贺璋组织将士为他们欢送。 两人别了军阵,一同策马还乡,回想起几年的戎马生活,不胜感慨。说起无数将士为国捐躯,长眠于疆场,两人都为自己能平安归里感到荣幸,同时也为自己为保卫国家尽了责任感到满足。 两人一路晓行夜宿,这天到了梁郡,一同到来到郡府。梁郡郡守上调,郡丞刘秉泰代理郡守。刘秉泰热情地接见了他们,将他们的立功凭证对照文帝圣旨,各授予他们旅正之职。官职虽然不大,但管理百家政务,当时在县以下也是最大的官员了。两人不胜感谢。刘秉泰将委任状交给他们,于郡府置酒款待,之后亲自为他们送行。 两人出了郡城,要分手时,花弧诚邀赵杰说:“贤弟,我俩一同从军,在军中八年情同手足,贤弟就随愚兄到我家住上几日,愚兄略备薄酒,草堂一醉,忆忆咱们兄弟并肩作战的友情,倒也爽心啊!” 赵杰向花弧一揖说:“多谢大哥盛情!小弟家中还有妻子老小。小弟先回家看望一下,然后再到营廓镇拜访。” 花弧说:“也好。”两人互道珍重,各自踏上了回家的路程。花弧驰马眼望着营廓镇方向,不由得想起了妻子儿女,心想自己几年不在家,他们母子还不知景况如何……于是归心似箭,不住地催马。 营廓镇武场上,人们正在练武。司马方宣手提三副草药从场外走来,望着场内唤道:“木兰,木兰。” 周铁蛋告诉他说:“司马爷爷,木兰在家照顾她娘呢。” 司马方宣心想,花弧不在家,木兰娘有病,木棣幼小,里里外外的担子,都由木兰这个十几岁的姑娘承担,也真难为她了。他对周铁蛋说,“铁蛋儿,这是木兰让我给她娘从集上捎来的药,你替我给她送去。” 正在这时,木兰来了! 已经十六岁的木兰,出落成了一个漂亮的姑娘。在司马方宣的精心传授下,他练就了一身惊人的武艺。只是母亲的病还没有全好,她整天忧心。 司马方宣望见了木兰,说:“木兰,这是你让我给你娘代取的药,正说让铁蛋儿送去哩。你娘的病怎么样?” 木兰接过药包说:“多亏爷爷和众人帮忙,为我娘请医、抓药,我娘好多了。爷爷,明天是我娘的生日,我爹不在家,家里没啥好东西给她老人家做寿,我想到村外打猎去,打些野兔啥的,好给我娘过生日。” 司马方宣听了,满意地望着木兰,点了点头:“好孝顺的孩子。你把药送回家,就去吧。” 周铁蛋连忙说:“爷爷,不能让木兰一个人去。你没听说有一群土匪不断在周围的庄上祸害百姓吗?要是遇上土匪欺负她,她一个人怎么能行?让我也去吧。” 司马方宣立即想了起来,自新来的徐县令上任以后,赋税苛重,百姓怨声载道;而且有一些官家恶少不断出来祸害百姓,近来不断听说周围村庄遭劫,只是因为营廓镇有一个名声远大的武馆,被外界传得神乎其神,贼匪才不敢前来造次。他正要答应周铁蛋,一群孩子围了上来,都请求要与木兰一起出外打猎,为木兰娘过生日。司马方宣想了想,说:“好吧,难得你们如此懂道理。多打些猎物,也好让你们花大娘好好补补身子。” 孩子们一听,欢呼跳跃着跑开,各自准备,随后跟木兰一起打猎去了。 田间大道上,花弧策马前行。来到一个村边,忽然发现路边有一具死尸,死尸边放着讨饭篮、讨饭碗、讨饭的打狗棍。他心里一震,立即下马,用手摸了摸死尸。死尸已经冰凉。他想,没听说家乡遭荒旱,咋能饿死人呢? 这时候,一群乞丐从村里走出来,一看见他,立即围了上来,一齐跪下乞求:“老爷,可怜可怜我们,施舍给一些吧!……” 花弧连忙过去搀扶他们:“乡亲们,快请起!……我可不是‘老爷’,也是老百姓。请问众位乡亲,家乡未闹天灾,乡亲们为何食不饱腹,出外乞讨,还有人饿死?” 众乞丐站起身来,告诉他,这里虽然没闹天灾,可闹了人灾。本县太爷徐威显自到商丘县上任以来,巧立名目,搜刮民脂民膏,外加的赋税多如牛毛,乡亲们不堪重负,于是壮者漂流他乡,老弱病残只好四处乞讨,有的被饿死。乞丐们还告诉他,徐威显的儿子徐虎更是一只残害百姓的虎狼,不断带着一群恶少下乡,敲榨百姓,糟蹋民女,比土匪还可恨。乞丐们都说,遭着这样的县官儿,老百姓真是无法活下去了…… 花弧听了,心里难受。身上银钱虽然不多,也只好给他们一些。 正在这时,一群人马从远方耀武扬威,驰了过来,马蹄的嗒嗒声令人惊恐。 一个乞丐说:“不好了,又是徐虎带人下乡祸害百姓来了。乡亲们又该遭殃了!” 乞丐们惊慌地寻找地方躲藏,并招呼花弧快躲起来。花弧眼望徐虎的人马,不禁愤慨,暗想,他来的正好,我今天就教训他一下,让他知道天理王法!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下一章

章节 X

第一章:有眼不识金镶玉第二章:高人亮艺第三章:犟姑娘第四章:初露锋芒第五章:许诺第六章:师徒情第七章:奇树缘第八章:意外第九章:突厥败北第十章:花弧荣归第十一章:百姓遭劫第十二章:惩恶第十三章:徐威显惶惶不安第十四章:密室授计第十五章:训子第十六章:司马秘笈第十七章:花弧中计第十八章:山中奇缘第十九章:平地风波第二十章:对簿公堂

设置 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 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