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磐石文学网!

小说首页 分类书库 手机阅读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首页> 小说库> 都市小说> 凤阙惊华 > 又惩罚

又惩罚

夏日紫 2019-04-12 18:43:06
    小满和君浩龙把母狼下葬的那天,月离回谷了。 这一次,他没有问小满要什么奖励,因为如果是他在,会舍去小狼而保留母狼的性命。 尽管有君浩龙为小满求情,月离还是要惩罚她。 没有鞭打,而是罚她禁足,不许出房门半步,什么时候抄完《往生经》,什么时候才能出来。 小满没学过写字,面对厚厚的一本经书,简直无从下手。 好在君浩龙仗义,趁着月离不注意便偷偷溜进房间教小满认字,有时候还手把手教她写字。 第一次被禁足的惩罚在君浩龙的帮助下顺利地度过,然而小满在谷中的生活却并没有从此风平浪静。 喜欢捣乱惹事的她不是昨天弄死了月离的毒虫,就是今天烧了煮饭的厨房,或是明天错拔了月离的草药,后天剪破了月离的衣衫……但令人费解的是,她一巴掌拍死的毒虫原本是要去叮咬君浩龙的,小满杀了毒虫反救君浩龙一命;烧饭的厨房被毁,却让月离在厨房下的地里找到一本失传很久的武功秘籍;错拔的草药也不知何由,解救了草药田另一种珍惜的奇花,此草药一除,那株已经枯萎的奇花又重新绽放;至于月离被毁的衣衫,所谓旧的不去新的不来,在小满的亲自挑选下,月离终于穿上了除了白色之外的另一种颜色——淡蓝色。借用君浩龙的话来说,白色衬得他师父像不食人间烟火的仙人,淡蓝色不但让他的师父仙气不减又增加了几分人气……于是乎,在小满不断惹事,不断被惩罚,又莫名其妙地不断被奖励中,山谷的日子过得飞快。 春去冬来,转眼间,小满已经在山谷中生活了一年的时间。 说来也奇怪,这一年里,月离惩罚过小满禁足抄经书,也惩罚过她打水砍柴,罚跪思过,扎马步顶碗等等,却再也没有用鞭子打过她。 第二年,梨花初开的这天,又被月离禁足罚抄经书的小满在屋里望着窗外的美景唉声叹气。 一年多了,她怎么还没长大?照这样的速度下去,等她长大之后,月离不会已经被别人抢走了吧? 小满胡思乱想着,关上窗户后回到桌前。 “你继续,不用管我。我打个盹。”小满打了个哈欠便趴在桌上小憩。 五天了,被罚的经书倒是已经抄写的差不多,但几乎都是君浩龙的字体。 小满那鬼灵精,就算是学会了认字写字,也借口头痛手痛地骗君浩龙替她抄。 君浩龙在抄写完最后一个字后,放下手中的毛笔轻轻合上经书。 他取来一件外衣披在小满身上,看着正趴在桌上熟睡的她心中不禁自问:我是什么时候对这臭丫头改观的呢?之前不还觉得她又臭又丑,现在又怎么会帮她抄经书? 君浩龙回忆起在过去一年多的时间里他与小满之间的种种过往,一抹笑意爬上眉梢。 这样一个鬼灵精就是丢到人堆里,也能让人一眼就注意到她!虽然他君浩龙对美的标准始终没变过,但也耐不住天长日久的朝夕相处,久而久之那个在他印象中又臭又丑的胖丫头也变得赖看了起来。 君浩龙离开前,不小心撞上一个摇椅,急忙伸手扶住它,深怕它倒在地上弄出声响后惊醒小满。 将摇椅重新放好后,他又环顾了下四周。 瞧瞧这屋子里的东西,哪一样不是师父在出谷办事时“顺道”带给小满的。 想着师父对他和小满的天壤之别,君浩龙心中便极不平衡。 想当年他进山谷时也和小满一样的年纪,可师父对他呢? 别说给他买串糖葫芦了,就是把小木剑也是君浩龙自己做的。 不单是物质上没有任何的补偿,就连精神上也比小满差了很多。 师父对他从没有笑颜,也更比提多说几句话,关心他吃饱穿暖,是不是无聊这样的问题了。可对小满呢?师父总是有意无意地笑,话也变得多起来,有时还会孩子气地跟小满吵架抬扛? 这哪里是君浩龙认识的师父,这简直就是被小满魔化了的师父啊! 如果连师父那千年冰块都被她这鬼灵精给捣鼓化了,我又怎会是她这臭丫头的对手呢?真希望她能一直这样无忧无虑下去。 君浩龙没想过,他的这个愿望这么快就会被打破。 【小剧场】 小满:“快去外面吆喝一下,今天收藏再不多,就不给你吃饭!” 金山:“老大啊,你快点更新才是嘛,前面这么慢热,大家都等不及的哇!” 小满:“我已经很快了哇,大家都没留言催我快点长大,你急个毛线啊?再说了,就算我长大了,也没你的份好吧?” 金山:“老大,我们人狼殊途,我从没这想法,你还是放过我,去祸害其他几个男主吧……”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下一章

章节 X

被猪养大赖上饭票你全家聋子你有名字吗?我要跟你姓砍断手脚唯一的知音撂倒看门狗想要什么奖励被鞭打痒痒肉私生女又惩罚羞不羞肉骨头(2更)说人话大暖炉大恶人狂犬病回来了

设置 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 X

手机扫码阅读